• 投稿邮箱:bfwx@bfwxzzs.com
  • 在线编辑QQ:3123505388
北方文学版权信息

主管单位:中共黑龙江省委奋斗杂志社

主办单位:中共黑龙江省委奋斗杂志社

编辑出版:北方文学编辑部

国际标准刊号:0476-031X

国内统一刊号:23-1058/I

邮发代号:14-1

语   言:中文

周   期: 旬刊

出 版 地:黑龙江省

语  种: 中文

开  本: 大16开

投稿邮箱 :bfwx@bfwxzzs.com

在线编辑QQ :3123505388

论文鉴赏 当前位置:首页 > 论文鉴赏 > 正文

又见大草地

发布时间:2020-11-21 阅读数:57

边瑾

小兴安岭西南麓是个好地方,有林有水有大草地,处处都像油画一样美丽,尤其是山岗上的白桦林,远远望去,白绿相间抑或黑白相间的树影,就像一片梦幻在天边飘逸,倒映在眼前明亮清澈的湖水里,更显得幽深静好。

一位看过的诗人说过:“来吧,这里有梦幻可饮。”

生于斯,长于斯,这梦幻我一饮就是多年,看惯了连绵起伏的小兴安岭,熟悉了一片片原始林、混交林和次生林。蜿蜒九曲的讷谟尔河、羸弱低缓的温察尔河、悄无声息的乌裕尔河,犹如一根根五彩的丝线,穿起了一串串乡情和乡音,漂浮了一泓泓记忆和联想,沉淀着一年年感动和诗意,在这几条河流滋润的大草地里,长满了心中茂密的相思草。

年少的时候,经常来大草地里采撷野菜、野江葱,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,大捆大捆的小江葱、大捧大捧的婆婆丁,那可是餐桌上的一顿美食,忙碌一天就可以让很久没有青菜的日子,飘起满屋满院的清香。有几次我从大草地走出来的时候,天边的太阳刚刚落下,月亮正要升起,夕阳下的白桦林被照得金光闪闪,仿佛有大片的金子被我们背出茫茫的旷野。

其实,大草地还有我们很多的美味和佳肴,取之不尽。春天里除了野菜还有开河的鱼虾,草地的塔头里,总为我们准备留存温度的鸟蛋,这些好东西在物资匮乏贫瘠的岁月里,显得多么金贵,手拎着一个柳条筐,在夕阳里满意而归,那美滋滋的感觉,终身难忘。

我对大草地的美感就是从那时开始的,真觉得天堂和仙境也不过如此。

大草地往往是遍布溪流的湿地,丰富的水草资源为鱼类的生长,提供得天独厚的生存、繁衍环境,这里盛产的鲤鱼、鲫鱼、鲶鱼、狗鱼等几十种鱼,成为我们一段段舌尖上的光阴。

作为北方游牧渔猎民族的栖息地,有一种叫做冬捕的习俗,充满了大草地的文化元素。

大草地里冬捕的主要工具就是“冰镩子”。一头儿用小碗口粗的一段桦木做座,一头儿插上钢做的钎头。底座上面凿个铁锹把粗细的眼,插进个半米长的木棍,作为把手。凿冰时人要两手攥着木把手,像打夯一样上下用力凿冰。

另一件重要的工具就是搅罗子。在一个细长一点的桦木杆子上固定一个网兜,网兜的开口处用铁丝子撑出个直径30公分左右的圆口,捕鱼时伸到凿好的冰窟窿里捞鱼。

选准了地方,打鱼人就可用“冰镩子”在冰面凿冰眼。冰眼一般要凿直径半米的圆窟窿。这里冬季寒冷,冰的厚度一般在150公分左右。凿的时候,不能在一处一下子把冰凿透,而是将整个窟窿整体往下凿。当凿到距离水面只有一寸多厚的时候,把“冰镩子”倒过来,在冰窟窿中心用力往下一砸,就会砸出一个碗口粗的透水窟窿。这时人要马上退避,因为巨大的压力会形成一个碗口粗的水柱喷涌出来。如果有鱼,那么就会随着水柱涌了出来。

第一次和大人们去冬捕,大人们就会告诉我们这时不能急,要用搅罗子把水中的冰碴儿都捞出来,再把搅罗子伸到冰窟窿里捕捞。先是用力朝着一个方向转,水下的鱼虾会跟着搅罗子转,转几圈后,猛然改变方向,惯力会让鱼虾顺利进入搅罗子,如果选择不准,就是白费辛苦了。

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,居住的地方大多改变了原貌,唯有大草地还在那里,向往大草地是我对生活的一种高远企及,虽然我也还会像当年那样,站在大草地里面对鲜花和飞鸟,面对蝴蝶和蜻蜓,充满醉意地微笑和沉思,但是,我已经不是想在这里得到什么,反而会觉得应该为她付出什么。自己默默地问过自己,走出大草地的自己赢过人生吗?起点和终点间收获了什么,想到这时,我的面庞会有一丝淡淡的苦涩,很多无可奈何依然沉落在大草地的深处,

大草地就是对于幸福的一种答案,走向大草地的途径也就各有不同,这让我想起我组织的一次采风活动。

端午节就要到了,穷得只剩下一个公章和一本花名册的作协,搞到了一点活动经费。我这个刚上任的主席决定去大草地找个清净的湖面,放松一下心情,激发激发大家的创作灵感。

听经常钓鱼的朋友说一个水库边有家鱼馆很有特色,经几个文友一研究,决定去那里采风。星期五开始筹备,搞节目的搞节目,买物品的买物品,文人能喝酒就叫他们去买一箱好酒,只等第二天早晨驱车出发。

本来雇了台亲戚家的公交线车,早晨起来天下雨了,我考虑安全问题几经研究取消了活动,哪成想钓鱼的朋友来电话,说是鱼馆里小笨鸡和开河鱼都炖上了,你们必须来,不然这些美味佳肴只好喂狗了。“别介,我们这就去。”

等通知完恢复活动,人家线车出乘了。好在头一天有个预案,还有一班客车能坐,一行人上车后直奔那个水库。

客车到了草地边一个铁路道口就停了。接下来的路是砂石路,刚下完雨非常泥泞,客车不敢走,我们也只好下车。下车时司机告诉我们再走三里地就是水库。那就走呗。哪知,到了水库边我们傻眼了,水库边除了有个修大坝的建筑工棚,连第二个建筑物都没有,不用说,司机送的地方不对,电话打到钓鱼的哥们儿那儿,那哥们儿说,地点是错了,我们只好原路返回铁路道口。

还好,经过询问道口值班的师傅,得知我们去的地方名叫幸福工区。这些年不常来,熟悉的地方也陌生了。但知道沿铁道线走是近道,大约还有三公里。

看到一行人老的老、小的小,再看看天空密布的云彩,我的心里很焦虑,连忙掏出电话联系车辆。

同行的文联同志说:“采风采风,既然来了咱不妨沿铁路线走一走,看看大草地原生态的风景。”他的动议得到大家一致响应。好在打听这段时间没有火车通过,队伍便沿着北黑铁路一路北上。

也许是被我们的勇气感动,走不远天晴了。你还别说,我们真的看到了大草地原生态的地貌。这季节是大草地最美的季节,山岗上的白桦林绿中透出洁白,旷野上山花烂漫地开放,鸟在唱,云在飘,所有人都拿出相机,留下了五月的记忆和五月的倩影。

欣赏与享受了一阵,看看手表时间不早了,大家不得不抱着一捧山花继续赶路。

走着走着天又下雨了,我真担心雨会下大了,这荒郊野外的,体力和毅力都将遇到考验。我把自己的伞送给了没有带伞的文友,自己在小雨中前行,这样我就成了名副其實的“湿”人。当我们走到另一个铁路看守道口时,每个人都十分狼狈。

当看到来接我们的朋友时,我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。看到很多人喜悦溢于言表,以至于把酒相庆的时候,他们还有几分豪情涌动心头。

雨过天晴的大草地依旧树茂草香、花开万朵,这里拒绝悲哭,也在拒绝怯懦。这次我是在风雨过后才见到了你的彩虹,彩虹见证了我们通往幸福的一个过程。

大草地会埋没我很多很多跋涉的脚印,岁月仿佛告诉我人生的深不可测,当自己一次次回归到大草地里时,我所拥有的悲喜会淡然很多,渐渐化为夕晖下金黄的静默。

责任编辑  刘云开


编辑整理:北方文学杂志社编辑部 网址:www.bfwxzzs.com